Tuesday, August 25, 2015

好人馬可

我到現在還是覺得,馬可是一個好人。

父母雙全,兩子之父,自己搞了一門小生意。他說他年少的時候,很喜歡極限運動,賽車、衝浪無一不歡,現在年紀大了,家中又有小孩,不能再如從前般拼命。我看著他的大肚腩,試著想像他年輕時那股拼勁。其實他也只是三十出頭,一點也不老。

我再不喜歡商業性質的工作,也明白到跟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一樣,中小企才是一個國家經濟的命脈,如果所有人都只為大企業、大財團打工,就會扼殺創意和競爭,受苦的只是市民大眾。何況,馬可的志願只是賺一大筆錢,可以養育一對子女成材,以讓工作團隊中的兄弟也可以養活一家幾口。

我不討厭馬可,只是他有些做法,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太喜歡。

記得我們第一次試驗性質的出差,從柏林駕車到六百公里外一個城市做推廣。那天我們清晨四時多出發,踏上油門之後,他跟我說,wir haben heute viel Zeit zu quatschen,我們今天有很多時間可以聊天。如是者,他在這合共一千二百公里、超過十小時的來回車程中,不住的跟我聊天 --- --- 不斷向我提起他的生意大計,要怎樣賺中國人的錢,問我香港人的消費能力如何,有沒有賺錢的機會,我在亞洲地區有沒有什麼關係或人際網絡,可以利用來拓展這個生意,賺更多的錢。

我困在車廂的前方右座,無法躲避他猛烈的攻勢。「賺很多錢」從來不是我用來看待世界的方法,對於他來說,卻是那麼理所當然。除了錢之後,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值得談論?

曾在美國留學的他,提到對 TTIP (一個歐盟與美國之間的商貿協議) 的不滿,認為美國人會一窩蜂的湧到歐洲,然後大肆破壞 (they will destroy everything)。另一方面,他希望有更多美國客人,因為他們既愚蠢又出手闊綽,可以從他們身上賺很多錢。他提到德國對印度人的入境政策很嚴格,所以令他不能大做印度人的生意,不然的話將會大賺一筆,因為很多印度人都想離開印度來德國這類國家。我問他,如果這些印度人來了德國之後不願離開,你有什麼看法?他起初說有多元文明是一件好事,「不同文化和民族的人結合生混種嬰兒,也是件不錯的事」;後來他又改口,說不想這些人真的因為他的生意而賴在德國不離開,這會令他惹上麻煩。

好不容易回到柏林,已經接近午夜。那天發生過的事,我不太記得了,只是馬可想賺大錢這件事,偶爾會在腦海浮起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