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04, 2015

小石頭 Littlerock

美國獨立小品電影中,有這麼一部《Littlerock》。

電影很簡單,是一對不諳英語的日本兄妹去美國遊覽的故事。沒有出乎意料的劇情,可是那三段少女寫給父親的獨白,卻讓我非常感觸。少女平靜的語調,讀出給爸爸的家書,訴說她的見聞。她到底有沒有寫出來把信寄出,「爸爸」是否還在世。把幾段家書重看一遍,很喜歡獨白背後的片段,兩者出奇的配合。

第一封家書﹕爸爸,你好嗎?抱歉我沒有早點寫信,我們的車壞了...... 到了一個小地方,這裡什麼都沒有,天氣又熱,所有店舖和房子都隔得遠遠的,令我想起你喜愛的西部電影。哥哥一直都很想到美國,可是來到之後,他倒像不太喜歡這個地方。他不會承認你說對了,我真的希望,你們能再次談話。去到三藩市之後,我會再給你寫信。

第二封家書﹕三藩市真漂亮,這裡的人和事都讓我很喜歡。每天行程都很緊密,我開始繪畫在這裡遇到的人。我和哥哥一起渡過了很多時光,這個旅程真的把我們連繫在一起了。從哥哥的臉上,看得出他有想念你。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想我們去美國,但我覺得你也會喜歡這個地方。我會再給你寫信。

第三封家書﹕爸爸,我們去了 Manzanar,找到祖父的名字。哥哥說,有12000 人被安置在這裡,這讓我想起你,如果不是那些安置營的話,說不起我也會在這裡出生,不禁想起人生會有怎樣的不同,我會是個怎樣的人,交什麼樣的朋友,視這個地方為我的家。美國跟你所形容的不太一樣,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。

謝謝你的照顧,再見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