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10, 2015

我做了一個夢,和不知名的他或她回到他或她的家,然後來了一群盜賊,以瞬雷不及掩耳之態衝進屋內,把我們洗劫一清。第二天,來不及心有餘悸,似乎是同一班人,在誰一聲令下,再次闖進。

又做了一個夢,母親在家做飯,都是咸魚白菜,背著我問,什麼時候再回來?我說,十個月後,又好像是,一年後,都忘了。

昨夜又一夢,要從宿舍趕上早上九時的飛機,抵達機場時才發現應該是明早九時的飛機。跟送機的父親有話沒話的坐巴士回到宿舍。宿舍是一個類似監獄的地方,每個人住的都是一格一格監倉 (cell),有灰色的清水牆。踏進我的 cell 時發現多了一個大雪櫃,不是普通的而是餐廳或士多那種放飲品的大櫃。一問之下,說是隔壁雪櫃壞了訂了一個新的,暫時沒位放就擱在我的房內,反正我都是要走了。

---

十月在香港,很少作夢,可能是因為睡覺的時候也很少。每晚都是迷迷糊糊的入睡,又迷迷糊糊的爬起身,迎接一天的行程。宜人的天氣,良朋的笑臉,美味的食物,重新與人來往的樂趣,感覺真的很幸福。

我執意認為,這些夢到底都是思鄉之情,以及自己人身在外飄泊無根的處境。原來擁有一個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是如此重要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