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15, 2015

恐懼吞噬心靈

昨晚連綿夜雨之際,傳來警車/救護車響號,長達十多分鐘。好像整區的救援車輛都出動了,閃著紅藍燈不住的在窗前經過,有不好的事發生了吧。

早上起來一查,原來只是一場車禍,一人死亡。只是一場車禍,只有一人死亡,可以放下心頭大石。任誰都知道,在路上被車撞到以至身亡,此事發生的機率比遇上自殺式炸彈襲擊高得太多。但是我們為後者而恐懼不已。

今天 BILD ZEITUNG 的頭版標題是: KRIEG gegen unsere Art zu leben,意思就是「(一場)針對我們的生活方式的戰爭」或「向我們的生活方式開戰」。不知道這個標題是多少人的心聲,我就很不同意。我始終很懷疑,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是否如此一致,又或者我們只不過想在一個沒有神的世界裡,成長、消費、娛樂、盡量爭取事業上成功,按部就班的生存下去。大概我們只懂得「我」想要怎樣的生活方式,「我們」就留給政客和烈士去想像吧。

巴黎終究是巴黎,大概能抵受得住這次衝擊。只是恐懼和仇恨在心頭植根,就不是那樣容易去抵抗。大眾對伊斯蘭教或文化的認識實在太少,又以其差劣的伸延為主,永無寧日的區域戰爭、極權政府、壓抑言論自由、欺壓婦女、輸出恐怖主義 ...... 就是我們對穆斯林的想像。最不巧的是,你很難說這完全不是事實,最多只說我們沒有認識過事實的全部,也很有可以沒有打算去了解。

最難過的是,恐怖主義有時候甚至不是一種交易,而是純粹發洩和報復,再多的反恐計算也預料悲劇會在何時何地發生,而民眾的權利卻因此被逐漸剝削,這些都經已成為陳腔濫調,乏人問津。

悼念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