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November 12, 2015

惡魔的女兒

如果你不喜歡你的鄰居,又或是互相厭惡,那就注定是一場長久的戰鬥。

一個月沒回家,完全忘記了我有糟糕的鄰居 (見遠古舊文「惡魔鄰居」)。這不得不算是好事,證明我到底沒有怎樣在乎他們,只是當三個小妹妹成天到晚的在百年老房子裡跑來跑去,幾雙腿使勁地踏在承受不起震動的木材地板之上,轟隆隆轟隆隆的,住樓下的我難怪不心浮氣躁,過往日子的悶氣又重新湧上心頭。

這些年來,見證小女生長得比我還高,也見證著她們從一而終的臭臉,從未變改。我們老實的認為,小孩子不一定要討好成人,可是最基本的禮儀是要從小學起,好習慣須從小培養,諸如遇見毫不陌生的鄰居時,說一句 Hallo,或者 guten Morgen。於是我們每次都主動打招呼,即使她們每次都視若無睹、直行直過,當人透明,當巴不得一掌摑過去,教她們禮貌二字怎麼寫。可是,這裡是德國,教人教仔不是傳統美德,她們也不見得有學習中文的能耐,我們也只好繼續釋出那單方面的善意,希望小女生在進入更叛逆的青春期前覺醒。

然而,說不說你好再見終究是小問題,家庭內的糾紛才最擾人。樓上爸爸體型龐大,聲如洪鐘,罵人時聲波輕易穿透地板直達樓下是小事,那身型一般的媽媽也不是省神的粣,每每喊破喉嚨叫嚷,我懷疑,整個後園十多戶都能聽到。雖然我的德文未夠班,罵人語句未能一一聽懂,可是每當她用單詞如 Schlampe (大概是死八婆、bitch 的意思)、Drecksau (直譯是骯髒的母豬,有些英語詞典翻成 motherfucker,是相當狠毒的罵詞) 去責罵自己小學年紀的女兒,一種感覺油然而生 --- 又一個家庭悲劇,即日上映,只是一家五口,半個討人喜好的角色都沒有。

有一次,下樓到地庫取單車時,冷不防其中一個小女生躲在門前陰影中,嚇了我一跳;回過神後我說「噢你在這﹗」,女生半點反應都沒有,金髮藍眼的她眼神空洞,完全無視我的存在,只是靜靜的從陰影上走出來步上樓梯。

我想像,清官難審家庭事,鄰居一家過得好不好、開心不開心、有意義沒意義,都是他人的人生。偶爾見到樓上爸爸駕車接送女兒上車,或者小女生換上公主裙去活動,就覺得孩子也有那些香港新世代中產家長喜歡掛在口邊、希望為年幼子女製造的「快樂童年回憶」。管不了他人的家事,我最希望的,還是小女生快快長大,不要再在家裡跑來跑去了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