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24, 2015

皮下之慌

對 Under the Skin (2013) 的觀後感,跟 Enemy (2013) 有點像。當然,相比之下 Enemy 的手法通俗得多,好像有一個確實的故事可循,但故事可以被演繹的開放程度真的不相伯仲。

Scarlett Johansson 可以是一個異形,或是一個披上人類皮囊的機械人 (Android),她的角色也可以影射一些被賣到異邦賣淫的東歐女子 (其他地區也可,不過Scarlett 曾與一個逃避現世的捷克泳客寒喧幾句,好像很有共嗚的樣子),被馬伕操控,想要尋求解脫。

被異化、受到壓迫的人,總是向同樣孤獨的人下手,弱者在情願或不情願之下還是要加害於更弱者,也是這個世界的真實寫照。弱者想要逃出受害者這個包袱,可現實總要與他們過不去。染怪病那個人,對自己的艷遇總是覺得難以置信,最後也是如夢初醒,好事情就是 too good to be true。

「異色」固然是一種賣點,但被劃成「異類」就不是一個美好的經歷,離鄉別井的人生就往往處於這種糾結與爭扎之中。異鄉人固然希望融入當地社會,但人與人之間的所謂求同存異,放在一個陌生的社會脈絡,絕對是越級挑戰。有時候,我只想被當做一個人來看待。但是,去國族、去膚色、去信念、去階段的相處,我自己也能做到嗎?有可能嗎?如果我的「異色」沒有利用價值,到最後,我還都是一個異形,寄生在一個角落,在深秋的夜晚,呼吸著冷凍的空氣。

看完電影之後,很想去蘇格蘭逛樹林、吹吹風。這種權利,應該是不是異形都無關係吧。

No comments: